钢院老领导系列之一:高芸生

  • 发布日期:2010-04-20
  • 浏览次数:6824

第一任党委书记兼院长:高芸生

 


 
    高芸生,生于1910年5月,河北武清人。高芸生一生立场坚定、爱憎分明,襟怀坦白,为革命事业竭尽全力,为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参加了一二•九运动。同年11月转为中共党员。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一直坚持革命根据地的武装斗争和建设工作。1937年与北平中共地下党40多名党员奔赴山西抗日。1939年任山西大宁县县长、第六专员公署秘书,1940年以后任晋东南三专区路西办事处秘书主任,太岳区一专属副专员,豫陕鄂行政专属主任,豫西行署副主任、主任,中原临时人民政府秘书长。1949年随军南下,任豫西专员、豫陕鄂行政专署主任、豫西行辕主任、中原临时人民政府秘书长。1949年11月,先后任中共大冶工矿委员会书记、华中钢铁公司监委、经理,中南重工业部黄石市办事处主任,中共黄石市市委书记兼中共中南工业部华中钢铁公司(大冶钢厂前身)委员会书记、315厂筹备处副主任。在此期间依靠技术骨干起草了扩建华钢的可行性报告,并于1950年初组织大冶设计组赴京会战。1952年12月,任部属华钢副总经理兼大冶钢厂厂长。后任中共湖北省委委员、中南财经委员会副主任、武汉钢铁公司副总经理等职。不久,参加武钢筹建,和苏联专家一起确定武汉市青山区为武钢厂址,并率华钢的技术人员赴北京、鞍山的钢铁厂学习、练兵,领导了武钢建厂初期的基本建设工作。1956年,周恩来总理签署任命书,调任中共北京钢铁工业学院委员会第一书记兼北京钢铁工业学院院长。

    高芸生在钢院任职的十年,是为高等教育的改革开拓创新、不断战斗的十年。高芸生院长重视并致力于教育改革。他提出:“走自己的路”,“用《实践论》、《矛盾论》、《自然辩证法》指导科学和科学研究工作。”他向同志们访谈求教,与学生们座谈调查,与厂矿合作试验。高芸生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参三改三结合”的方针,开始探索一条理论与实际相结合,与工人、工程技术人员相结合的道路。“一参”是师生参加劳动,“三改”是通过参加生产劳动改造思想、改造教学、改造科学研究,“三结合”是在一参三改的基础上实现教学、科研和生产的三结合。当时要求所有师生都下到工厂,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简称“三同”。这一举措将教学、科研、生产三者结合起来,将学校和社会密切联系起来,使崇尚实践的精神得到发扬与广大,为钢院实战教育传统的形成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在此基础上,钢院又开展了“真刀真枪做结业”的活动,学生下到工厂进行实习。1958年10月,铸造专业60届学生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采矿63届学生到烟筒山矿,开展边生产劳动边现场教学的试点。当时实行“三三制”,即一周中三天劳动,三天学习,一天休息;定师徒合同,拜工人为师,定岗位跟班劳动,学习技能,工人与学生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师徒友谊和相互学习的关系;工人、技术人员和教师联合教学,教师课堂讲课与到车间和工作面巡回指导相结合。


    “一参三改三结合”、“真刀真枪作结业”是钢院锻炼师生动手实践能力的一次独立探索,是学校教育改革的初步尝试,其真切的现实体验和实践探索,促进了师生思想感情的变化,推动了学校各项工作的开展,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冶金工业的发展培养了一大批钢铁行业骨干人才。
    高芸生在工作中狠抓教学,在培养学生实践能力的同时,也注重基础课教育。包括数学、物理、化学、外语在内的多项基础课程,不仅是为专业课打基础,也可以树立学生的逻辑性思维,看问题的辩证方法,以及做事情注重分析经验、总结教训。另外,基础课不是光为专业课打基础的,高芸生在此工作上具备长远眼光。他通过此为根据树立学生的唯物主义观点,为社会主义钢铁教育事业打好基础。
    高芸生积极投身于学生的政治思想工作,组建了一支思想坚定、水平过硬的学生教育团队。他在队伍配备上狠下决心,将一大批优秀的毕业生留在学校,为学校初期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毕业留校的好学生,都需要首先做党务工作及政治思想工作。精良的教师队伍,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大学生。


 
    高芸生在工作中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在钢院10年间,他撰写了10余篇文章,发表于《文汇报》《光明日报》等多家媒体。总结了他在教学改革中的多项举措,为社会主义教育的发展留下了宝贵的经验。1958年的7月16日,《光明日报》刊载了高芸生的长篇文章《学校办工厂是贯彻社会主义教育方针的最好形式》。文章指出“实行勤工俭学是贯彻理论联系实际原则的有效途径”,“把教学、生产劳动、科学研究有机的联系起来,边教、边生产劳动、边科学研究是贯彻‘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结合’方针的最好形式”。
 
    高芸生在工作上对学生理解尊重,切实了解、满足学生的实际需要。据老校友回忆,一次,时任北京钢铁工业学院院长的高芸生在西饭厅为同学们作形势报告。恰巧,那天是钢院与北京体育学院争夺北京市高校男篮冠军的日子。比赛定于下午四点开始,眼看时间将至,而高院长的报告却还有六七页没讲。时任学生会副主席的徐匡迪,情急之下便大胆地给高院长递上了一张字条,讲明缘由,希望能够提前结束大会。高院长接过条子一看,便将手一挥:“不讲了,咱们去看球吧!”顿时,会场掌声雷动,一片欢呼!就这样,钢院的大部队“浩浩荡荡”赶至对面的北京地质学院,为校队加油。而钢院的男子篮球队也不负重望,竟战胜了北京体院篮球队这样的“专业队”,摘得了当年北京高校男篮的桂冠,写下了“钢院篮球赢体院”的传奇。
    高芸生工作忘我,常常加班到深夜。据其儿子回忆,高芸生在担任校长期间,每次下班,老师学生们就把他围住询问事情,高校长也都停下来耐心的解答。每年学校里都有外出疗养的机会,而10年里高校长只参加过一次,其余时间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每当夜里,校医院的医生下了夜班,还能看见高校长的办公室亮着灯。高芸生在家里也有一个办公室,他经常在此工作到深夜两三点,家里的人起夜时,还能看到他在桌前埋头工作的身影。平时周末他让家里人带着孩子出去玩,他就在家里继续工作。
    高芸生虽然在当时已身居国家八级官职,并担任八大学院的“片长”,相当于现在的副部长,地位显赫,但其艰苦朴素、公私分明,政治素质过硬。高夫人也是老干部,两位老人最后留给儿女的存折里只有区区800元,这是两位老人毕生的积蓄。没接触过的高家的人总误以为,他家里两位干部,日子一定过得很惬意。但是高校长家中招待客人、亲属等,从未用过国家一分钱。据老校友张挺回忆,高校长有一次在办公室上班时忘记带烟,他临时向打水的老宋借了一包烟,借的时候就一直说自己应急,买了就还回去。张挺听了唏嘘不已:堂堂的一位校长,连一包烟都用借的。
    高芸生不仅在教育岗位做出了好文章,而且德高望重,为人谦和,广受全校师生好评。一次,保姆在熨烫衣服时一不留神,将高院长衬衣上的一只袖子烫出好大一个窟窿,顿时惊慌失色,不知该如何交待。当保姆战战兢兢地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出差归来刚回到家中的高院长时,高院长非但没有责怪她,反而嘴角一咧朗声大笑道,“长袖改短袖,照穿不误嘛”,遂将衣服裁成了短袖,照穿不误。
    高芸生同志经历丰富,当过县长,当过钢铁公司经理,当过市长,当过大学校长,所以他对党的教育方针理解深刻,而且有创新精神。今天的我们置身于科大的荣誉与光环之下,虽然在我们努力过之前这些不属于我们,但这些产生的传统的力量却是北科人永远可以共享的,永远可以被我们引以为自豪,从而激励我们前行的。
    然而在我们忙闲之余静静地欣赏我们可爱的北科的时候,或许我们可以自然地忆起似乎已经很遥远的拓荒者——高芸生,不妨也氤氲着一份淡淡的感动。

 

(以上资料根据北科大校友、北京农学院原党委书记张挺老师,以及高芸生院长家人访谈整理,在此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