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钢铁大师——怀念我的导师田锡恩总经理(何永刚)

  • 发布日期:2015-07-09
  • 浏览次数:718

一代钢铁大师

       ——怀念我的导师田锡恩总经理

 

河北联合大学 管理学院  何永刚

20141224

作者按:得知唐山钢铁公司原总经理田锡恩先生突然离去,我很难过!他不但是我曾经的领导,还是我硕士研究生阶段的校外导师,对我的学业、事业多有指导,帮助,提携!对我的生活很关心。人情冷暖,田总自然明白。在痛苦中活着,还不如断然结束。由此可见,田总是有性格、有勇气的人,是一个智者,值得人们敬重。

 

当听到田总离去的消息时,我怎么也不相信,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经确认,才知道田总确已经离去了。他走的那么突然,那么激烈!往事像一部零散的电影,忽闪忽现,我的思绪一直不能平静下来。

我是1986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唐山钢铁公司炼铁筹建处(建成后称二炼铁厂)工作的。当年的唐钢正值现代化改造,启动了高速线材厂、二炼铁厂等几个大的投资项目,均被列入国家七五计划之中。唐钢当时是中国十大钢铁企业之一,年产钢铁150万吨。当年的总经理就是田锡恩同志。作为一个普通的技术员,我只是他手下几万名职工中的一个,与田总并没有交集,更没见过面。但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他领导着这巨大的钢铁企业,在时代的激流中,乘风破浪,勇往直前。正从传统的生产方式,向现代化生产方式迈进。

1990年,经三年的建设,二炼铁厂正式投产。当第一灌铁水从高炉经厂内铁路运往老区的时候,整个钢铁公司沸腾了!老区敲锣打鼓,庆祝胜利,迎接第一灌铁水,田总就站在运载铁水的机车头前,头戴蓝色安全帽,手持指挥旗,向欢迎的人群致意!这是唐钢发展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刻,也是田总事业最辉煌的一刻!

199198,朱基来唐钢时视察,田总陪同(左二

 

1991年,在工厂工作5年以后,我考取了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带薪学习,定向唐山钢铁公司。在北京三年的学习中,我从自动化领域进入了企业管理领域,开阔了眼界,提高了对世界的认识。我的导师是管理学院的孙富教授,当年是一生一导制,师生的关系很密切。我的论文题目是《论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的成本》。孙老师与田总是上下届同学,又有业务联系。当时,唐钢正在进行股份制改造,为此,孙老师出面,聘请田总做我的校外导师,指导我的硕士论文。

我第一次送去论文初稿时,田总很忙,不在。我再次去他家时,终于见到了田总。田总个头不高,精神矍铄,待人谦和,极具知识分子的儒雅,又不失领导的深沉与威严。学术讨论直入主题,思路开阔、清晰、敏捷,在肯定了我的论文之后,直接指出了修改意见。我修改后,田总对论文很满意。他说,该文充分体现了当前钢铁企业改制的实际问题,并提出了解决途径,在论文评语中,他坚持要给100分。他夫人开玩笑说,哪有给学生100分的老师?通过论文指导,我体会到,田总不仅是一个钢铁专家、高级管理者,还是一位学者,对钢铁企业领域的诸多实际管理问题,有着深刻的见地。由于两位导师的精心指导,我的学位论文获得了北京市优秀硕士论文。在毕业典礼上,我从一位学部委员(现在叫院士)的手中,接过了获奖证书。这在我们这些从工厂入学的工程硕士,是很难获得的荣誉。

19947月,研究生毕业以后,我被从二炼铁厂机动科调到了唐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室,是田总亲自下的调令。毕业后,我休息了一段时间。当时通讯不便,我到二炼铁去上班时,才知道这个消息,连忙赶往总公司去见田总。田总批评了我,并要我马上办手续,到新单位报道。当时,由于股份制改造,公司重组,人士调动已经冻结。当我去公司人事处办手续时,主管处长告诉办事人员说:“这是田总的弟子,请给予办理。”从那一刻起,在众多同事的眼里,我就是田总的人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就在田总身边工作,田总对我很欣赏,我撰写的工作报告,他只修改几个标点符号,就签字打印。当得知有人排挤我的时候,他只说:“做好你自己的事,能做什么事,你就是什么职务。”多么精辟指导与热诚的鼓励啊!也充分表达了田总对我信任与希望。田总的话不多,但总是高瞻远瞩,又切合实际,给人以明确的工作方向。

由于身体原因,田总就任股份公司总经理大约一年左右不久,就住进了医院。据说,是在一次出差中,误食了不干净的田螺,寄生虫进入体内所致。这以后,总经理职务由别人接任,屡经更替。

199610月,我提出调动申请,请求调往母校河北理工学院任教。田总当时养病在家,当我提出想法后,他没有反对。几天后,他给当时的理工学院党委书记写了一份长达几页的推荐信。信重说我是个知识分子,是个做学问的人。这是他对我的评价,更是对我前去任教的支持。他对我说,虽然目前工作上遇到了困境,但他相信,“这个世界最终会选择有真才实学的人。”过后,也许他早不记得曾说过这句话,但多年来,一直指导着我前进的道路,克服了重重困难。每当逆境,我都会想到这句话,田总的声音都会回响在耳边!他那儒雅自信的形象,都会浮现在我的眼前。

2005年,我正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放假回家,大年三十的上午,我去看望了田总。当时他刚做过肺部手术不久,但精神状态很好,得知我的近况,非常高兴,并称我为何博士。我推说还没有拿到学位,他笑着说那是早晚的事。他开口还是离不开唐钢,虽然已经退休,但他永远属于唐钢。我从苏州给田总带回了一幅江南国画,小桥流水,瑞雪满地,田总看了非常喜欢,吩咐家人悬挂到他的书房。以后,由于学习和工作关系,我们联系很少,只是春节期间,我才与春明同学(也是他和孙老师的学生)一同前去探望,但家中多次没人,几年都没见到田总。

2011年夏天,我托人给田总带去了我撰写的《东北旅行记》。事后,我给田总打了电话,说很久没去探望,很是不安。田总说:“你现在正是干事业的年龄,工作很忙,不要在意这些小事。你也不是势力的人。”他说,我带去的《东北旅行记》已经读过,非常喜欢,毕竟以前在东北工作多年,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我向他汇报,我正在还撰写《西北旅行记》,容我有时间,改写成大字本,再送给他。田总强调说,不要特意为他改写大字本,看原版本就可以。没想到,这次通话竟成永诀!

工作之余,经过漫长的写作,2013年我完写成三部游记,除《东北旅行记》、《西北旅行记》,又撰写了《新疆旅行记》。我专门分出一份,装进档案袋,并写上了“田锡恩先生”的标签,准备兑现我的许诺。我几次联系田总,家里都没有人接听电话,事情也就拖了下来。本想在春节拜年的时候,当面送上。哪里知道,这个摆在我面前的档案袋,已了永远送不到了!当我得知田总去世的消息时,他的后事都已经料理妥当了。如果不是敬国同学电话告知,怕会更晚才能知道,毕竟我已经离开唐钢多年了。

田总老家在唐山南郊区越河乡,1963年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钢铁冶金专业。毕业后被国家分配到沈阳锅炉厂工作,后调四川自贡锅炉厂。唐山地震后,1978年奉调来唐,历任唐山钢铁公司计划处处长、公司总经理,1994年改制以后,任唐山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据我所知,他的主要贡献如下:

其一,实现了钢铁公司传统生产方式到现代化生产方式的重大转变。在田总主持下,完善从开采矿山、炼铁、炼钢、轧制的配套生产工艺,以高速线材厂,二炼铁厂等一些列大型项目为建设重点,实现了自动化生产方式。就当时的水平看,高速线材厂,二炼铁厂的自动化水平居世界领先地位。在任期间,实现了年产量350万吨的重大突破,为我国钢铁工业做出巨大贡献。

其二,实现了唐山钢铁公司的现代化管理。田总是技术出身,但很重视管理工作,主持从宝钢引进日本现代化管理方法。选派大批工作人员,去宝钢学习管理,从计划管理,到生产维修,覆盖整个企业,使唐钢实现了现代化管理。我就是被派去学习的技术人员之一。

其三、实现了钢铁公司企业制度的现代化。在田总主持下,突破重重压力,在全国钢铁企业中,率先组合主体生产单位,成立唐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使企业在市场经济中获得了新生。

其四,为企业培养了大批人才。田总知人善任,胸怀豁达,在他的主持下,培养了一大批领导干部与技术人员,都成为了社会的栋梁。从这个视角看,田总的事业已经辐射到了更广大的范围,而不局限于钢铁公司。

作为一个国有大型企业领导人,可以作到上述中的一点就已经是巨大的贡献,但田总的贡献何止这些?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到1996年的十几年间,唐钢由一个传统的钢铁厂发展到一个现代化的钢铁联合企业,都是在他的主持下实现的,处处都有田总的心血。

田总身居高位,但从不以权谋取私利。他的两个女儿、女婿都做着很普通的工作。据来自田总老家的人说,当年他表弟想到唐钢做临时工,田总没有答应,为此老家人对田总很有意见。作为一个大型企业的领导,田总没有留下万贯家财,用唐钢工友的话说,他没有钱,可谓两袖清风。

田总远去了,但他所缔造的钢铁帝国依然屹立在冀东大地上。唐钢人习惯把他主持工作的那一段时间称为“田锡恩时代”。

上世纪90年代的唐钢领导,在炼铁新区高炉旁大展宏图(右三为田总)

 


                 悼念田锡恩总经理

20141217

 

本是一书生,炼铁钢又熔。

总理唐钢事,一代真英雄。

 

人生一师长,身教事业风。

相隔久不见,亦在我心中。

 

君离去,学生悲且痛。

一堆旧书稿,送与谁家中?

 

 

        梦遇田总

 2014年12月18

 

君柱一杖行,缓缓又相逢。

上炕一小息,单车集市登。

此去久不归,杖留我家中。

出寻逢乱世,方针既己定。


怀

 

 2015年6月10

 

先生已远去,拙作未及读。

时人避时政,定论不能出。

 

有女喀什来,初见似面熟。

持书谈西域,种田即拓土。

 

注解:我在《一代钢铁大师——悼念我的导师田锡恩先生》一文中提到,有《西北旅行记》、《新疆旅行记》尚未给田总送阅。“定论不能出”,这篇稿子没能在有关报刊全文发表,因为里面有一些结论性的言论。 昨天她夫人来电说,田总侄女要代阅此书。今天上午,我如约送书,见到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女士,她气质高雅,谈吐得当,视野远大,畅谈良久,如沐春风。种田既拓土,她们夫妇在喀什承包土地,从事种植,把农业文明带到了遥远的南疆,继续着前人开拓疆土、屯田西域的伟大事业。